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屏山文明网 > 魅力屏山 > 民风民俗

清平彝族婚俗

发表时间:2015-12-31 09:56:00 | 来源:屏山新闻网

  位于屏山县和雷波县的屏山清平彝族乡的彝族同胞在婚礼上完全保留着古老凉山彝族的风俗,婚礼仪式非常独特,很淳朴,也很有情趣。

  俗话说:“养女靠妈妈,嫁女由爸爸,身价钱归哥哥。”从前彝族的规矩,哪一家生了个女儿,她的舅舅和娘娘家就有优先跟她订亲的权利。要是舅舅和娘娘两家都不愿意结这门亲,或者一直不去女方家里订婚,这样,别的人家才可以去说亲。订亲过后,女方的家支或者家长,就跟男方商量这个姑娘的身价钱。身价钱的多少,要同当时人材好的姑娘出嫁时的身价钱作比较;要以双方的血统等级、地位作比较;要拿当地的生活水平作比较,最后再决定数目。前些年辰,多数是六百到一千无之间,也有超过一千元的。 

  身价钱说定以后,双方请毕摩或者会算日子的人推定一个吉利的日子,举行初次的订婚仪式,一般男方父母和直系亲属不到场,选两三个人同媒人、邻居参加,习惯是傍晚才到女方家。女方家要进行“泼水”活动,姑娘本人不露面,由她的同龄姑娘们(姐妹或邻居)去泼客人的水。一方面,姑娘们对男方将要娶走自己相好的姊妹表示不满;另一方面,对住在两个地方的男女从此成为一家的喜事,也表示祝贺。除了这些,男女青年们在这种活动中,能够互相认识、了解,高高兴兴一起玩耍,也是一次难得的机会。在举行仪式的这天晚上,男方家带来一笔钱交给女方家,作为第一次订婚的彩礼。这是必不可少的。 

  从这以后,要说到结婚办酒的事了。结婚的日子是由男方按毕摩或者懂得天文、“八字”的人进行推算,选定一个好些的年辰来举行。这个日子一定要得到女方的同意。女方结婚的年龄一般是十七岁、十九岁、二十一岁、二十三岁,要逢单不逢双。

  婚日的前一天,新姑娘就逐渐少饮食,减到一天不吃一口饭,不喝一口水,只吃蛋、糖一类。这种“绝食”的日子,过去少的是三天,多的到九天或者十一天;现在只是一天或三天。也是逢单不逢双。新姑娘身体不舒服,精神不好,连自己也说不清为什么要这样做,只知道这是妈妈教她的,只得照祖宗留传下的规矩去做。有人说,这是让姑娘的体形更加苗条,更加柔美;也有人说,这是为了使姑娘在结婚那天不解溲,在送亲的长辈、同辈和下辈的面前,显得庄重些;还有人说,这是姑娘对婚事不满意,必须要作些“反抗”。 

  彝族接亲,送亲的人只能是哥哥、邻居、叔舅、老表,都是男的,除了新娘以外,不能有女的。婚日的前一天,新郎家派两个以上得力的小伙子去接亲,一定要带上一坛酒,带一些身价钱(其余的钱待安家一年才给完),拉上一匹马,这马是专门给新娘乘骑的。这时,新娘家要备办好酒、肉,招待接亲的人,表示“里止”(里止即送女儿出嫁)。在吃酒、肉之前,同村的姑娘们便来给接亲的人泼水。这一次泼得更起劲了,不管是严寒的十冬腊月,还是日晒雨淋的热天,任何人都不会把泼水姑娘们劝住,一直泼到结亲人告绕才停止。还有喜欢恶作剧的姑娘,用猪油和上锅烟,抹在接亲人的脸上。特别是背新娘的人(通常是新郎的老表)稍微大意一点,就遭得更惨,姑娘们叫他把新娘背拢婆家,才准他洗掉。那个背新娘的人哭也不是,笑也不是,那副样子惹得姑娘们哈哈大笑,开心得很。 

  彝族的房子分为两间,左边的一间很小,门是从堂屋内开的,以门和三锅桩为界,客人一般不能向左边去坐,因为里是主人家的座位。特别是接亲的客人,只能坐在或站在右边客人位置上“迎水”(迎水即是接受泼水)。(那一晚上一般不安排床铺)。而姑娘们背水的背水,泼水的泼水,把接亲的小伙子们泼得水淋淋的,就象掉进河里起来的样。就是搞成这样,他们也不逃跑的。要是跑掉了,就会被姑娘们“骂”成是一些找肉吃的“狗”;也有不顾一切逃跑的人,二、三十个姑娘跟着追去,只要捉到,就把他的外衣脱掉,把他揪到水边更起劲地泼水;有的小伙子爬上树子去躲,姑娘们就拿斧头去把树子砍倒,弄得他“半死不活”的样。这就是对逃跑的人的“处罚”了。 

  第二天清早,接亲人必须把鞍子(毡垫)放在新娘骑的那匹马背上,才算把事办完。要是女方故意打麻烦,就会拖很长时间,这时候,老辈拿酒出面,劝姑娘们算了,不然,是不会让新娘跟着去的。姑娘们把那匹马拉来拴在槽上,大伙围住马,等接亲人来架马鞍子,这件事,也不让接亲人轻易地做完。姑娘们一轰上去,把架马鞍子的小伙子逮来泼水,泼呀!泼得象“阿海日吉”(意为淋了水的耗子)一样才放他走。照理说,接亲的是客人,应该好好招待,为什么对人家那样无理呢?姑娘们知道,新姑娘一嫁到婆家去,再也不是娘家的人了,这一群从小相好的姑娘从此少了一个伴儿,心里都舍不得伙伴被接走,就接二连三地来阻挡接亲,表示姊妹家的亲爱。 

  此后,姑娘们回到新娘身边,很用心地帮她解散发辫,梳妆打扮,作出门的准备。在离别的时候,新娘感到很伤心,便 同伙伴们一道悄悄地哭泣起来,边哭边唱,内容自然是彝族古老的民歌《***女儿》,唱出对***深情和不愿离去的心情。

  新娘出门是不走路的。一方面是前几天新娘“绝食”,身子虚弱,没得力气走路;另外一方面是说新娘这一天是“新贵”的。真正的原因,却是为了显示彝族姑娘愤世的心理。新娘一出门,背她的人必须是她的舅舅或者是娘娘的儿子、她的表哥。背她的人称为“湿乃”,婆家要给湿乃一定数量的“喀巴”(喀巴即是礼仪钱)。背出门去短短走一程(一般约半里路),就可以让新娘骑马了。接亲的风俗习惯,必须把新娘从娘家背到婆家,如果住在同村或者邻近的村寨,路程不远的,可以直接背到;比较远的村寨,就只能出门时背,进门时背,中途骑马走。这样,既减轻了接亲人的体力负担,又不违反祖宗规矩。牵马的人必须是新娘的哥或者弟弟,叔伯兄弟也可以。新娘一出门,都呜呜咽咽地哭个不停,同寨的同龄姑娘们也跟着一起哭泣。新娘越哭得伤心,就越会赢得亲人们的称赞。

  送亲队伍必须在设下三次歇憩地点;路程远的,设五、七、九、十一次,应该是单数,这是个老规矩。在送亲人中,还必须有一个很会说话、办事,记性最好,晓得很多尔比尔吉(谚语)和克哲(格言)的男子,这个人称为勒俄色坡。别的送亲人都是精干、活泼的年轻人。

  在送亲路上的三次休息,前两次不要紧,最后一次又有规矩了:要在婆家两里路以外的地方歇下来,婆家的亲姐妹煮好稀饭端来给新娘吃。其实是给送亲人中的小娃儿吃。这时候,许多陌生人都来看新娘,可是新娘蒙着盖面(不包头帕,改包丝帕,用枕巾遮脸),不让任何人看。送亲的小伙子们就耸恿那些赶来看新娘的人,叫他们拿酒来才准看新娘。随后,这段路程就由湿乃将新娘背进婆家了。在婆家堂屋门内两边。站着两排妇女,其中一个暗藏着一块早上特别宰的鸡、猪熟肉,等新娘背进屋在跨门槛时,撕下头上的彩布条给湿乃,湿乃放在门槛脚下。这时,那人用肉在新娘头上绕动,新娘的哥哥、弟弟抢过肉来咬一口或者吃掉,这就表示新娘的魂灵也随着进屋了。

  新娘进屋以后,婆家就请一个会说话的人,唱一些欢迎客人的词,紧接着开始敬兰花烟,喝酒。在喝酒的中间。女方家请的勒俄色坡就同男方家请的这个人对唱起“勒俄阿嫫”来。到双方都唱得高兴、起劲的时候,便开始吃坨坨肉和荞粑粑了。三、四个人一桌,用篾条围成盆子样大的圆圈,先放上坨坨荞粑,面上才放坨坨肉(婚、丧筵不放盐。原因是过去的盐不多)。吃过饭,老年人都留在屋里接着对唱,年轻人些都出去摔跤和赛马,玩各人喜欢的活动。

  天快黑的时候,人们陆陆续续回到屋里,开始发放“喀巴”(养育姑娘的酬谢金)了,得这一份钱的共有五个人:舅舅一人,叔叔一人,过去每人得十至十五元,现在上百元;哥哥或弟弟一人,过去得五元,现在约三十元;一个媒人,过去得五元,现在得十至十五元;湿乃一人,女方家给十元,男方家给十五元。分发 “喀巴”也有一定的规矩和礼节:把钱放在一个木盘里,还要放一个鹰爪酒杯并盛满酒。为什么要用鹰爪杯呢?因为彝族人对鹰十分崇拜,把鹰看成神的化身,能够镇邪、驱魔。据说如果谁能得到一个岩鹰磨过爪子的石块,谁在战场上就不容易被杀死。另外,用鹰爪做酒杯,也显示主人身份高贵,势力的强盛。所以放钱的木盘里加上这杯酒,更能表示主人家的敬意。发放“喀巴”要依辈份:先发舅舅的,再发叔叔的。弄错了顺序,送亲的人就要“生气”。发过钱后,才让婆家请一个人来给新娘重新梳头,意思是新娘己经是男家的人了。过后,双方又接着对唱勒俄,一直唱到第二天,往往还不见输赢,又热闹,又好耍。结婚仪式这才完成。 

  第二天清早,新娘就随着送亲客回娘家了。三天以后,新郎也跟着新娘回去,由他的几个弟弟、妹妹作伴,背上酒、肉和炒燕麦面走在最后头。当新郎刚刚跨进新娘家的门槛时,新娘的那伙女伴把早准备好的水朝着新郎泼去,新郎失魂落魄,威风扫地,抱头乱跑,把什么礼仪都忘了。他那副遭孽像惹得围观的人们跳跃欢笑。清水是山间森林里流出来的,它象征着吉祥如意。向新郎泼水,是祝愿新婚夫妇互敬互爱,让他们的爱情象海水一样深,流水一样长。这种美好的祝愿,本该让新郎、新娘一起领受才对,为什么只给小伙子一个人独享呢?其实,这是古代母系家族的妇女们,对于那种推行父系家族制度和敢于抢走姑娘的男人的行为,给予的处罚。在近代彝族婚礼仪式中,仍然象征性地保存下来。

  新郎在女方家里住一夜后就回家去了。新娘什么时候去婆家呢?年龄大的,一般在一年以后;年龄小的,要在五六年以后。那时候,少数送亲人把新娘送到婆家去,新娘就不走了。

  (清平彝族乡民政办  龙道文)

责任编辑:唐弋涵
相关新闻